當前位置: 首頁  > 刑事服務  > 職務犯罪  > 熱點問題  > 查看詳情

湖南高院發布關于貪污賄賂案件審判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全文)

來源:熱點問題 作者: 時間:2020-09-24 17:00:48

9月24日上午,湖南高院以線上形式舉行新聞發布會,通報湖南高院近日制定出臺的《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貪污賄賂案件審判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督獯稹分荚谔崾揪唧w案件受理法院在個案中注意適用相關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和把握刑事司法政策、反腐敗斗爭的方向。

《解答》全文共36條,主要涉及8個方面。內容包括對涉犯罪主體、涉犯罪主觀方面、涉犯罪客觀方面、涉財產部分、量刑、證據、程序等方面的相關問題進行解答。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關于貪污賄賂案件審判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

 

01 關于涉犯罪主體的相關問題

 

問題1 如何理解把握刑法第九十三條“從事公務”的含義?

答:從事公務,是指代表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等履行組織、領導、監督、管理等職責。公務主要表現為與職權相聯系的公共事務以及監督、管理國有財產的職務活動。如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依法履行職責,國有公司的董事、經理、監事、會計、出納人員等管理、監督國有財產等活動,屬于從事公務。那些不具備職權內容的勞務活動、技術服務工作,如售貨員、售票員等所從事的工作,一般不認為是公務。

問題2 如何理解把握刑法第九十三條“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委派到非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從事公務的人員”中“委派”的含義?

答:對于委派的內涵及外延,應從兩個方面的特征來加以理解和把握:一是形式特征,委派在形式上可以不拘一格,如任命、指派、提名、推薦、認可、同意、批準等均無不可;二是實質特征,需代表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在非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中從事組織、領導、監督、管理等公務活動,亦即國有單位意志的直接代表性。區分是否委派的關鍵不在于行為人管理職位的直接來源,而是在于其管理職位與相關國有單位的意志行為是否具有關聯性和延續性。此種情形中行為人之所以能夠在非國有企業中的經營管理層獲得職位,與國有出資單位的指派密不可分。具體依照何種程序、形式取得非國有企業的管理職位,對于成立委派與否的認定不具有決定性意義。

問題3 對于依照公司法規定產生的公司負責人能否認定為受國有單位委派從事公務的人員?

答:受國有單位委派到非國有單位從事公務的人員的認定關鍵要把握好“受委派”和“從事公務”兩個特征。對于“受委派”,無論是書面委任文件還是提名,只要是有證據證明屬于上述委派形式之一即可。在國有單位是公司實際投資人的情況下,聘任行為人擔任公司負責人,屬于國有單位履行投資主體的權利。投資主體委派公司負責人與股東選舉公司經理是兩個不同的程序,不能因為公司經理須經股東會選舉程序而否認其受國有單位委派從事公務的性質。

問題4 如何認定村委會、村民小組長等村基層組織人員是否“從事公務”?

答:第一看行為人處理相關事務是村基層組織的事務還是人民政府的事務。第二看行為人處理相關事務是否具有職權內容。村基層組織人員如果是在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的解釋》規定的行政管理工作,應當屬于“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村基層組織人員代表村委會管理村集體事務的,不屬于“從事公務”。

問題5 國有企業改制期間的留守人員,與企業解除勞動關系后,能否被認定為國家工作人員?

答:國家工作人員的本質特征是從事公務,是否認定為國家工作人員,不是取決于形式上是否與國有企業解除勞動關系,而是取決于實質上是否仍然在國有企業從事監督、管理國有資產等公務。國有企業在改制期間仍是國有企業,其資產仍然是國有資產,改制期間的留守人員,只要在國有企業領取薪酬,對國有資產仍負有監督、管理等職責,就應認定為國家工作人員。

問題6 在國家機關設立的非常設性工作機構中從事公務的非在編人員是否屬于國家工作人員?

答:地方人民政府設立的行使特定管理職能的非常設性機構,屬于國家行政機關。只要是在國家機關中從事公務,非在編人員亦視為國家工作人員。

問題7 國有醫療機構的醫療數據管理工作是否屬于“公務”?

答:國有醫療機構中,從事醫療數據統計、傳輸、維護等信息管理工作的事業編制人員,其統計、傳輸、維護的信息和數據系國有醫療機構對醫療業務進行管理、監督、決策的重要依據,屬于醫保信息,工作內容具有公務性質,該類人員系國有事業單位中從事公務的人員,應以國家工作人員論。行為人利用從事信息管理的職務便利,非法收受醫藥營銷人員財物,向其提供本醫療機構藥品使用情況統計數據等信息,為相關藥品生產、銷售企業以不正當手段銷售藥品提供便利的行為,應以受賄罪定罪處罰。

問題8 具有兩種不同特定身份的人共同實施貪污賄賂犯罪的,應如何定罪處罰?

答:一般應當盡量區分主從犯,按照主犯的犯罪性質定罪。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共同犯罪中同案犯具有不同的特定身份,不是一律依其不同身份分別定罪,關鍵是看各行為人是否分別利用了本人的職務便利實施犯罪。司法實踐中,如果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各共同犯罪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相當,難以區分主從犯的,可以以貪污罪或者受賄罪定罪處罰。

問題9 如何區分單位行賄罪與行賄罪?

答:要結合單位意志尤其是單位利益來把握。單位負責人或受單位委托的人為單位利益實施行賄的,應認定為單位行賄行為。在單位負責人個人決策已經形成慣例的,將單位負責人個人決策認定為單位意志應特別慎重,但在使用單位資金行賄的情況下,一般可以認定為單位意志。

一人有限公司可以成為單位行賄罪的主體。公司財產與個人財產、家庭財產混同,不能有效區分,其以公司名義從事的犯罪應認定為自然人犯罪,不宜認定為單位犯罪。

利益歸屬作為區別單位行賄罪與行賄罪的標準之一,對于因行賄所獲利益歸屬于單位的,屬于單位行賄罪;利益歸屬于個人的屬于行賄罪;單位從中獲取利益、代表單位行賄的個人也因行賄行為獲利的,一般以行賄罪定罪處罰。

問題10 如何區分“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與“利用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

答: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具體包括:

(1)本人職務上主管、負責、承辦某項公共事務的職權;

(2)利用職務上的隸屬、制約關系的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

(3)擔任單位領導職務的國家工作人員通過不屬于自己主管的下級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而獲得的“間接職權”;

(4)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產生的影響和一定的工作聯系而獲得的“間接職權”,如單位內不同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上下級單位沒有職務上隸屬、制約關系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有工作聯系的不同單位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等。

對以下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要堅持實質審查原則,結合實際情況實事求是認定屬于隸屬、制約關系還是屬于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以準確適用刑法:

(1)根據法律行使職權的國家工作人員,如黨政機關、紀檢監察機關;

(2)根據政策行使相關職權的國家工作人員,如扶貧攻堅、掃黑除惡、環境治理工作巡查督導人員;

(3)特定職能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如組織、人事、宣傳、衛生、財政、稅收等;

(4)實行特殊管理機構中的國家工作人員,如派駐機構、受雙重領導的機構。

問題11 如何認定特定關系人收受財物的行為?

答:特定關系人,是指與國家工作人員有近親屬、情婦(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關系的人。共同利益關系主要是指經濟利益關系,但不限于共同財產關系。

(1)特定關系人向國家工作人員代為轉達請托事項,收受請托人財物并告知該國家工作人員,對該特定關系人以受賄罪的共犯論處;

(2)特定關系人通過該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或者利用該國家工作人員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請托人財物,對該特定關系人以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定罪處罰;

(3)特定關系人未參與為請托人謀取利益行為,或者對國家工作人員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不知情,僅僅是奉命收受財物的,因不具有在為他人謀利方面的意思聯絡,該特定關系人不構成受賄罪。

02 關于涉犯罪主觀方面的相關問題

 

問題12 如何認定貪污罪中非法占有目的?

答:貪污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需結合公共財產的具體去向及行為人的處置意思來加以綜合認定,實踐中應注意區分形式上的“侵占”行為與貪污罪中以非法占有目的的侵吞行為,以免客觀歸罪。不能僅憑行為人具備將公共財產據為己有的客觀可能性而據此推定行為人具有將公共財產占為己有的主觀目的。

問題13 如何認定貪污犯罪的未遂與既遂?

答:貪污犯罪是一種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財產性職務犯罪,一般應當以行為人是否實際控制財物并實現非法占有目的作為區分貪污罪既遂與未遂的標準。如果貪污的對象是不動產,辦理了變更登記手續或者在事實上轉移了占有的,均可認定為貪污既遂。國有企業改制過程中隱匿公司、企業財產歸個人持股的改制后公司、企業所有,被改制企業和國資監管部門對國有資產已經失去控制的,應認定為貪污既遂。

03 關于涉犯罪客觀方面的相關問題

 

問題14 如何理解把握賄賂犯罪對象“財物”?

答:財物包括貨幣、物品和財產性利益。財產性利益包括:

(1)可以折算為貨幣的物質利益,如房屋裝修、債務免除等;

(2)需要支付貨幣才能獲得的其他利益,如會員服務、旅游等。

需要支付貨幣才能獲得的其他利益以實際支付或者應當支付的數額計算,具體又包括兩類:一是行賄人支付貨幣購買后轉送給受賄人消費;二是行賄人將在社會上作為商品銷售的自有利益免費提供給受賄人消費。

問題15 如何認定賄賂犯罪中的“謀取不正當利益”?

答:謀取不正當利益一般包括以下情形:

(1)謀取的利益違反法律、法規、規章、政策規定;

(2)受賄人為請托人提供幫助或者方便條件的行為違反法律、法規、規章、政策、行業規范的規定;

(3)違背公平、公正原則,在經濟、組織人事管理等活動中謀取競爭優勢。

謀取不正當利益既包括謀取的利益本身不正當,也包括謀取利益的程序不正當。對于謀取競爭優勢的認定,要注意結合有無違反條件、程序規定,是否對其他市場主體公平競爭造成實際影響等具體認定,不能直接根據行賄、受賄事實認定謀取競爭優勢。

問題16 如何區分受賄與斡旋型受賄?

答:首先,謀取的利益類型不同。斡旋型受賄要求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受賄對為他人謀取的利益是否正當在所不問。其次,利用職權類型不同。斡旋型受賄利用的是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這種職權是通過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獲取的。受賄利用的既包括本人職務上主管、負責、承辦某項公共事務的職權,也包括利用職務上的隸屬、制約關系的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在本人擔任單位領導職務的情況下,還包括利用不屬自己主管的下級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

問題17 如何認定貪污罪的犯罪對象?

答:貪污罪的犯罪對象是公共財產,具體包括:

(1)國有財產,即國家所有的財產。主要包括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國有事業單位、人民團體中的財產。

(2)勞動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主要包括集體所有制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經濟組織中的財產。在經濟活動中,公民多人合伙經營積累的財產,屬于合伙人共有,不屬于集體所有的財產。

(3)用于扶貧和其他公益事業的社會捐助或者專項基金的財產。“公益事業”,主要是指服務于社會公益的非營利性事項。“社會捐助”,是指個人、組織或單位向社會公益事業以及向貧困地區所捐贈、贊助的款物。“專項基金”,是指專門用于上述公益事業的各種基金。

(4)在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集體企業和人民團體管理、使用、運輸中的私人財產。

對單位經濟性質,應在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核定的基礎上,綜合考慮注冊資金來源、人員管理、利潤分配等情況,實事求是地確定。單位雖然有國有、集體所有制企業的營業執照,但是國有、集體所有制主體沒有投資,沒有貸款和集資,也沒有按國有、集體所有制企業管理機制進行管理,完全由個人自籌資金、自聘人員、自主經營,對剩余的所創利潤,按約定可以自主分配的,不屬于貪污。

問題18 如何認定以挪用公款手段實施的貪污犯罪?

答:貪污罪是以非法占有公共財產為目的,而挪用公款罪則是以非法使用公款為目的。兩罪有本質區別,區別的關鍵在于行為人主觀上是否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客觀上是否實施了侵吞公款的行為。司法實踐中,應當根據以下客觀事實判定是否構成貪污:一是挪用公款后采取虛假平帳、銷毀有關賬目等手段,使所挪用的公款已難以在單位財務賬目上反映出來,且沒有歸還行為的;二是截取單位收入不入賬,且沒有歸還行為的;三是有證據證明行為人有能力歸還所挪用的公款而拒不歸還,并隱瞞挪用的公款去向的。行為人案發前有歸還公款的行為,一般被認為是其主觀上有歸還公款的意愿,沒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但如果“歸還”是為了使其犯罪行為不被發現的一種掩蓋行為,實質上是掩蓋其犯罪,不能據此認定其沒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攜帶挪用的公款潛逃的,應以貪污罪論處。如果行為人不是攜帶挪用的公款潛逃, 而是因挪用公款案發, 客觀原因不能歸還, 行為人畏罪潛逃的, 仍應認定為挪用公款罪。

問題19 私分國有資產犯罪與共同貪污犯罪如何區分?

答:一是犯罪對象不同。私分國有資產行為的對象是國有資產,一般參照《國有資產產權界定和產權糾紛處理暫行辦法》有關規定綜合認定。共同貪污的對象是公共財產,依照刑法第九十一條的規定認定。二是犯罪主體不同。私分國有資產罪的犯罪主體是單位,即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貪污罪的犯罪主體是自然人。三是行為特征不同。以單位名義集體私分給個人,是私分國有資產罪最本質的特征。但是不能機械地將“單位”理解為本單位的全體或者大多數職工,他們也可以是一個單位內部某一層次的所有人或者大多數人。由于單位的領導層、管理層的意志、行為所起的決定作用,單位領導集體作出決定或者由負責人決定,違反國家規定給本單位集體或者一定層次以上的領導、管理層“發獎金”“發紅包”,并且決策者不僅僅是為了個人利益的,符合單位犯罪的特征,以私分國有資產罪定罪處罰。相反,如果單位領導研究決定私分行為,署名為單位、實為單位領導個人牟取私利,犯意形成、行為特征與單位犯罪有明顯不同的,則應以貪污罪定罪處罰。

問題20 如何認定農村基層組織人員在協助人民政府從事行政管理工作過程中利用職務便利套取國家資金的行為?

答:國家扶持農村的養殖生產補貼、扶貧救濟、五保、糧食直補等政策大部分工作由村基層組織人員協助完成。村基層組織人員利用職務便利套取國家資金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方式:虛構補償項目或多報土地、房屋面積、人頭數、地上附著物數及青苗補償畝數;在協助統計、登記、向上報送以及核實、發放款項時不入村集體賬目;巧立名目給村干部發獎金,并以此名義套取補償款等。對此類犯罪認定,不能僅以犯罪對象區分,還要緊扣“利用職務便利”這一關鍵要件。如果村基層組織人員在協助政府從事上述行政管理工作過程中,利用職務便利,弄虛作假,虛報冒領套取超額補償款,應以貪污罪論處。如果村基層組織人員協助政府從事上述行政管理工作已經結束,補償款已經撥付給村集體或由有關組織代管的專用賬戶,補償款已經成為村組集體財產,村基層組織人員在管理村集體事務過程中侵吞集體財產的,因其行為不屬于協助政府從事特定公務,應以職務侵占罪論處。如果補償款已經全部發放給了村民,本人沒有非法占有故意,也未從中實際分得財物的,一般不以貪污罪、職務侵占罪論處,給國家利益造成重大損失,符合瀆職犯罪構成要件的,以相關瀆職犯罪定罪處罰。

問題21 利用與其他單位共同開發房產的職務便利要求合作單位為其親屬提供低價住房的行為如何認定?

答:國家工作人員在合作開發房地產過程中,要求合作單位為其親屬提供低價住宅,實質上屬于利用職務便利索取財物。索取的財物是否為自己占有,不影響受賄罪的成立。以形式上支付一定數額的價款來掩蓋其受賄權錢交易本質,其受賄數額按照涉案房屋交易時當地市場價格與實際支付價格的差額計算。

問題22 以“借貸”名義收受賄賂數額如何認定?

答:關鍵要把握“權錢交易”這個本質特征。首先要判斷國家工作人員是否利用了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了利益。其次要判斷債權債務關系是否符合正常的市場交易規則,注意審查雙方訂立合同的本意,判斷國家工作人員職權因素對借貸關系成立與否以及利率高低之間的關系,依法打擊以“借貸”之名行賄賂之實的行為。沒有本金被侵吞的風險,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出借資金給他人,他人根本不需要借貸資金的,他人給予國家工作人員的利息數額認定為受賄。雙方事先約定以向國家工作人員借錢支付利息的形式掩蓋行賄受賄的真相,即使他人同期亦存在其他民間借款,他人給予國家工作人員的利息數額認定為受賄。他人有借款需要、同期存在其他民間借貸,他人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超過他人給予不特定借款人利率部分(明顯高于市場價)的利息數額認定為受賄。

問題23 國家工作人員套取的公款中用于支付原單位業務回扣費用的部分,是否應當計入貪污數額?

答:國家工作人員成立第三方公司套取單位公款后,再將部分錢款用于原單位公務支出,不論出于何種原因,均應全額計入貪污數額,理由是該行為屬于犯罪既遂后的贓款處置行為。第三方公司套取的單位公款替原單位支付的業務回扣費用,因國家工作人員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業務回扣費用的故意,客觀上也沒有實際控制和占有業務回扣費用的行為,且該部分業務費用支出客觀上有利于原單位開展業務,未造成原單位的財產損失的情況下,第三方公司代原單位支出的違規業務費用不屬貪污對象,不應計入國家工作人員的貪污數額。

問題24 社保工作人員騙取企業為非企業人員參保并私自收取養老保險費的行為,如何定性?

答:社會養老保險基金中個人賬戶部分雖然是私人所有,但在個人不符合領取條件時一直由勞動保障行政部門負責管理、使用,在此期間損毀滅失風險由國家機關承擔,因而應以公共財產論。騙取企業為非企業人員參保并私自收取養老保險費,其非法占有目的產生于行為人利用職務便利管領、控制財物后的,應以貪污罪定罪處罰。司法實踐中行為方式有以下三種:

(1)通過隱瞞事實使企業為非企業人員繳納養老保險費,又私自向參保人員收取養老保險費并占為己有。該情形下,行為人騙取企業多繳納參保費,同時利用他人對其身份的信任,承諾為他人建立保險關系并收取參保人的參保費,其行為應當認定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財產。

(2)利用企業“空名戶”名額收取參保人員已被抵繳的養老保險費并占為已有。該情形下,因為該參保人員不符合抵充“空名戶”保險費的資格,應該另行向國家繳納與其保險類別相應的參保費。行為人利用“空名戶”的漏洞,能夠順利將應繳未繳的參保費占為己有,與其職務上的便利離不開關系,屬于利用職務便利侵吞公共財產的行為。

(3)占用企業“空名戶”名額激活養老保險關系后,隨即停止參保,領取應退還給參保人員的養老保險預征款。該情形下,進入社保統籌賬戶的預征款,依規定只能由企業實有人員占用“空名戶”并停保后才可以退還約三分之一給參保個人。行為人編造虛假的企業人員,能夠順利套領退款,與其職務上的便利也密切相關,屬于利用職務之便騙取公共財產的行為。

問題25 以“感情投資”方式多次收受他人財物的,如何認定?

答:要區分“感情投資”與行為人的職務是否有關。國家工作人員與“感情投資”人具有上下級關系或者具有行政管理關系,可能影響職權行使,數額在三萬元以上的,以受賄論處。

04 關于涉財產部分的相關問題

 

問題26 如何審理貪污賄賂案件涉財產部分?

答:對于辦案機關已經采取的查封、扣押、凍結,人民法院應當在期限屆滿前及時續行查封、扣押、凍結。

法庭審理過程中,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應當調查其權屬情況,是否屬于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確屬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的,應當判決返還被害人,或者沒收上繳國庫,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對屬于被告人的財產部分,通過責令退賠和罰金、沒收財產刑依法予以處置。在賠償被害人損失、執行財產刑后對被告人的合法財產應及時返還。

在不能對違法所得與合法財產進行區分,或被告人的個人財產與家庭共同財產混同的情況下,則應對家庭共同財產進行析產。被告人是國家工作人員的,應對財產來源承擔舉證證明責任。能夠證明來源合法的,認定為合法財產。對差額財產不能說明來源合法,經查證也無合法來源途徑的,認定為非法財產。被告人是非國家工作人員的,按照財產的屬性分門別類劃分權屬比例,在家庭成員之間進行分配。

第三人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提出權屬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審查并依法處理。具有下列情形的,予以追繳:(1)第三人明知是涉案財物而接受的;(2)第三人無償或者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取得涉案財物的;(3)第三人通過非法債務清償或者違法犯罪活動取得涉案財物的;(4)第三人通過其他惡意方式取得涉案財物的。經審查,不能確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屬于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的,不予追繳。

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與本案無關但已列入清單的,應當由查封、扣押、凍結機關依法處理。

執行過程中,案外人或被害人認為刑事裁判中對涉案財物是否屬于贓款贓物認定錯誤或者應予認定而未認定,向執行法院提出書面異議,可以通過裁定補正的,執行機構應當將異議材料移送刑事審判部門處理;無法通過裁定補正的,應當告知異議人通過審判監督程序處理。

問題27 通過行賄獲取的不正當財產性利益如何處理?

答:通過行賄獲取的不正當財產性利益根據其產生方式可分為因行賄直接取得的財產性利益和因行賄取得的不正當利益間接產生的財產性利益,原則上均應予以追繳、退賠或返還。司法機關對間接財產性利益的認定和處理存在分歧,符合民事訴訟受案范圍的,可以告知有關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組織通過提起民事訴訟主張權利。

05 關于量刑的相關問題

 

問題28 貪污賄賂案件量刑如何把握?

答:要堅持數額與情節并重,既克服計贓論罰的傳統觀念,提升數額之外其他情節在量刑中的地位和作用,又要避免數額虛無主義傾向,情節必須在既定法律規定框架內發揮作用,不能突破法律規定隨意加重或者減輕處罰。要對貪污賄賂案件進行規范化量刑,依法嚴格把握緩免刑適用。財產刑要與犯罪數額、贓款收繳相呼應,確保財產刑充分有效,兼顧財產刑可執行性。對于黨的十八大以來不收斂不收手,嚴重阻礙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貫徹執行、嚴重損害黨的執政根基的,在扶貧攻堅領域的貪污侵占、吃拿卡要、優親厚友的,在民生領域損害群眾利益的,在金融、資源、土地、規劃、建設、工程等領域權錢交易的,巨額行賄、多次行賄的和涉黑涉惡腐敗及“保護傘”,要依法予以從嚴懲處。

問題29 貪污賄賂案件能否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司法實踐中如何把握?

答: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司法實踐中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況慎重把握從寬,避免案件處理明顯違背人民群眾的公平正義觀念。

問題30 貪污賄賂案件中,對言詞證據如何審查?

答:首先應按有關法律規定審查言詞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確認該言詞證據是否具有證據資格,沒有證據資格的,不能作為定案根據。確認證據具有證據資格后,再對證據與待證事實的關聯程度、證據之間的聯系等方面進行審查,認定言詞證據有無證明力以及證明力的大小,決定是否采信以及如何采信。常見情形如下:

(1)證人當庭作出的證言與其庭前證言矛盾,證人能夠作出合理解釋,并有相關證據印證的,應當采信其庭審證言;不能作出合理解釋,而其庭前證言有相關證據印證的,可以采信其庭前證言。經人民法院通知,證人沒有正當理由拒絕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絕作證,法庭對其證言的真實性無法確認的,該證人證言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

(2)被告人庭審中翻供,但不能合理說明翻供原因或者其辯解與全案證據矛盾,而其庭前供述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可以采信其庭前供述。

(3)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但庭審中供認,且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可以采信其庭審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庭審中不供認,且無其他證據與庭前供述印證的,不得采信其庭前供述。

(4)與被告人有親屬關系或者其他密切關系的證人所作的有利被告人的證言,或者與被告人有利害沖突的證人所作的不利被告人的證言,應當慎重使用,有其他證據印證的,可以采信。

06 關于證據的相關問題

 

問題31 如何審查貪污賄賂案件的自首材料?

答:犯罪事實雖被紀檢監察機關掌握,但犯罪分子尚未受到調查談話、訊問、未被宣布采取調查措施,犯罪分子主動到紀檢監察機關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的;或者犯罪分子雖受到調查談話、訊問、被宣布采取調查措施,但紀檢監察機關掌握的線索經審查調查不屬實的情況下交代未掌握的犯罪事實的,均應認定為自首。犯罪分子在交代了被掌握的犯罪事實以外,又交代了未掌握的不屬于同種罪行的其他犯罪事實的,對該不同種罪行以自首論;屬同種罪行的,不能認定為自首。

自首的認定,不能僅憑辦案機關出具的說明材料,還要審查行為人交代犯罪事實之前辦案機關掌握的線索、證據等相關材料。

問題32 如何審查貪污賄賂案件的立功材料?

答:不僅要審查辦案機關的說明材料,還要審查有關事實和證據以及與案件定性處罰相關的法律文書。對本人通過非法手段或者非法途徑獲取的、本人因原擔任的查禁犯罪等職務獲取的、他人違反監管規定向犯罪分子提供的、負有查禁犯罪活動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或者其他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提供的,不能認定為立功。

07 關于程序的相關問題

 

問題33 貪污賄賂案件審理過程中,需要補充定罪量刑所必需證據的,如何處理?

答:可以通知人民檢察院補充提供或補充說明,必要時通知人民檢察院補充偵查。取得的證據,應當經過當庭質證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但是,經庭外征求意見,控辯雙方沒有異議的除外。

問題34 貪污賄賂犯罪中,人民法院擬認定的罪名、擬判處的刑罰與檢察機關指控罪名、量刑建議不一致的,如何處理?

答:人民法院擬認定的罪名與檢察機關指控罪名不一致的,人民法院應就檢察機關起訴書載明的事實作出裁判,即人民法院擬認定的罪名所依據的事實與檢察機關起訴書載明的事實大體一致或者前者能被后者所涵蓋的,應當按照審理認定的罪名作出有罪判決,但在判決前聽取控辯雙方的意見,保障被告人、辯護人充分行使辯護權。必要時,可以重新開庭,組織控辯雙方圍繞被告人的行為構成何罪進行辯論。人民法院擬判處的刑罰與人民檢察院量刑建議差別不大的,可以依法作出判決。擬判處的刑罰與量刑建議明顯不一致的,可以在建議人民檢察院調整量刑建議后,依法作出判決。如果人民法院在審理過程中發現被告人還有其他犯罪事實或者檢察機關還有未指控的犯罪嫌疑人的,可以建議檢察機關補充或者變更起訴,而不能直接改變起訴內容進行審理。

問題35 貪污賄賂案件中,對未作為單位犯罪起訴的單位犯罪案件以及以單位犯罪起訴的自然人犯罪案件如何處理?

答:對于應當認定為單位犯罪的案件,檢察機關只作為自然人犯罪案件起訴的,人民法院應及時與檢察機關協商,建議檢察機關對犯罪單位補充起訴。如檢察機關不補充起訴的,人民法院仍應依法審理,對被起訴的自然人根據指控的犯罪事實、證據及庭審查明的事實,依法按單位犯罪中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或者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追究刑事責任,并應引用刑法分則關于單位犯罪追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刑事責任的有關條款。對于應當認定為自然人犯罪的案件,檢察機關作為單位犯罪起訴的,因單位被列為被告人的同時自然人也被列為被告人,以及人民法院作出判決所依據的事實能夠被檢察機關起訴書載明的事實涵蓋,應當按照自然人犯罪作出判決,但在判決前應聽取控辯雙方的意見,保障被告人、辯護人充分行使辯護權。必要時,可以重新開庭,組織控辯雙方進行辯論。

問題36 本解答有何作用?由誰負責解釋?效力如何?

答:本解答供全省各級人民法院審判工作參考。

本解答由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負責解釋。

本解答與法律法規、司法解釋不一致的,以法律法規、司法解釋為準。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我們,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 ?
白丝老师长筒袜好紧好爽嗯,最刺激的长篇乱惀小说,ass中国少妇裸体欣赏pics,中国性欧美videofree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