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刑事服務  > 暴力犯罪  > 熱點問題  > 查看詳情

“鮑某案”真相大白,韓某某一家能否全身而退呢?

來源:熱點問題 作者: 時間:2020-09-18 18:10:53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督導組通報鮑某某涉嫌性侵韓某某案調查情況——經全面深入調查,現有證據不能證實鮑某某的行為構成性侵犯罪。

同時,北京市司法局作出決定,依法吊銷鮑某某的律師執業證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第三條、第八十一條之規定,公安部決定對鮑某某驅逐出境。山東省煙臺市公安局依法執行對鮑某某驅逐出境決定。

這件公眾關注的案件終于水落石出,這樣的真相也令無數人大跌眼鏡。

故事結尾,男主角鮑某沒有被判強奸罪,理由是客觀不能犯,所以不能認定為違法,但主觀上卻已經“人間失格”。

鮑某沒有想到,他本想打著收養的旗號,談一場“養成系”戀愛,結果遇到了“騙子”,不僅美夢破碎,弄得自己身敗名裂,被驅逐出境。

當“戀童癖”遇上“騙子”,這場鬧劇里,沒有一個“好人”,最終也必然成為一出“多輸”的鬧劇。

這件事情并沒有塵埃落定,還有很多問題仍需解決。

01“偽造年齡”、“報假警”韓某某一家能否全身而退?

2020年5月1日,消失許久的鮑毓明在微博上發布了這樣一段文字:

你可能在某個時刻欺騙所有人,也可能在所有時刻欺騙某些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時刻欺騙所有人。

這句話出自美國總統林肯之口,他用在這里想表達的意思是:「李星星說的話都是騙人的,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span>

根據警方通報可知,和鮑毓明發生關系時,韓某某已成年,不過,韓某某的父母偽造了女兒的出生證明,修改了出生時間,并提供了虛假的證人證言。

韓某某稱鮑某對其進行性侵,涉嫌強奸罪;自己被鮑某囚禁,涉嫌非法拘禁罪;被鮑某毆打,涉嫌故意傷害罪;自己被虐待,涉嫌虐待罪;鮑某偽造聊天記錄,涉嫌偽造證據罪。

韓某報假警,控訴鮑毓明涉嫌以上罪名,如果鮑毓明追究的話,會反告母女倆誣告陷害罪。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條:“捏造事實誣告陷害他人,意圖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雖然鮑某某的行為嚴重違背倫理道德,但是韓某某報假警和煽動輿論,致使最高檢、公安部成立聯合督導組介入,此事引發的巨大輿論反應和造成的后果,嚴重擾亂了網絡秩序和公安機關工作秩序,其行為很可能涉嫌誣告陷害罪。

另外,除了誣告陷害罪外,其行為還涉嫌誹謗罪。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誹謗罪,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虛構的事實,足以貶損他人人格,破壞他人名譽,情節嚴重的行為。犯本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韓某某母女報警,令鮑毓明丟了工作,損害了名譽,是涉嫌誹謗罪的,鮑某某還可以以誹謗罪提起刑事自訴或者提起名譽權訴訟。

02新聞功利主義泛濫,對刑事案件的影響有哪些?

今年4月9日,《南風窗》雜志發布特稿,揭露了某企業高管鮑某長期性侵未成年“養女”(文中化名為“李星星”),卻逍遙法外一事。

這篇文章迅速引爆輿論,事件不斷發酵。社會各界基于本文章的新聞報道對此事展開分析和評論,法律界的人討論“收養關系是否合法”,對強奸案中受害人年齡門檻的展開爭議,心理學界對于強奸案中受害人可能的“斯德歌爾摩綜合癥”現象的分析等。

而以上所有的一切,均建立在公眾對“此篇新聞報道屬實或基本屬實”這一認知基礎之上。但是從刑事法律角度上說,這件事的背后卻沒那么簡單——

很多人都有先入為主的思維模式,也就是說,先聽進去的話或者先獲得的印象,往往會在頭腦中占有主導地位,之后再遇到不同的意見時,就不容易接受。

大眾剛開始看到韓某某被性侵的新聞時,會基于這篇文章是“真實”的認知基礎,卻推斷鮑毓明的話是假的,甚至隨著后面的爆出的疑點越來越多,就很難轉變觀念,由此推定“鮑毓明有罪”。

大眾對鮑某的有罪的推論,顯然不符合刑事法律中“疑罪從無”的規定。

我國《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這是刑事訴訟法吸收無罪推定原則的合理部分,所規定的一項刑事訴訟基本原則。

從無罪推定的原則來說,法律首先默認一個人是無罪的,如果想要證明他有罪,需要證據證明他有罪,而有罪推定就是默認一個人是有罪的,如果想要證明他無罪,則必須要他本人拿出證據證明自己是清白的,否則就按照有罪處理。

而遺憾的是,絕大多數人在最初看待這件事,都遵循有罪推定的原則。

證據只能證明兩個人確實發生過關系,但這并不等同于性侵,嫖娼、“包養”行為都不是犯罪行為。但在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證明的情況下,很多人基于有罪推定的立場,去判定鮑毓明性侵了韓某。

直到調查結果出來,大眾才開始意識到:不管是最初報道這件事的媒體,還是至始至終支持“星星”的輿論和“姐姐們”,都徹徹底底被騙了。

這件事又是一個經典的輿論反轉和法治教育案例,是 “弱者”的謊言與新聞專業主義的潰敗。

有人會問:鮑某能對報道這件事的媒體《南風窗》去追究責任嗎?

很難。一是相關法律規定不健全,二是此事牽扯面太廣,不是“法不責眾”,而是實踐中這種情況被處理的很少,而且即便要處理,最多也只是行政處罰或者行業整頓,問題難以根治。

這讓我想起2013年人民日報的評論——

從新聞報道的要素上說,新聞專業主義的關鍵詞,除了“真實”,還有“客觀”“公正”“全面”等。但新聞報道中,“真實”是第一位的,脫離了真實,其它均無從談起。

這件事值得警醒和反思的是:媒體,你報道的是否是真相,如果不是,該如何負責?怎樣負責?

03如何解決未成年人犯罪的問題?

很多人無法理解,這是怎樣的父母,能為了經濟利益,利用某些喜好扭曲者的變態心理,把自己的女兒年齡改小,送到這類人面前?更無法理解,一個18歲的女孩子,怎么會想到為了改善生活條件,在網上發布尋求“收養”信息?怎么會為了一己私利,上演了這樣一出羅生門式的鬧???

其實,韓某也是家庭教育的受害者:她自幼隨爺爺奶奶生活,2015年隨父母租住南京,很小的小時候就成了“留守兒童”,在這背后,暴露出的問題是未成年階段的教育缺失嚴重性。

法律的滯后性造成的結果是,法律本身只是亡羊補牢中被補上的那塊木板。

而我們應當重視的是,亡羊的板為何會缺失,否則無論我們多么及時的換上新的木板,依然會出現問題。

那么,就未成年人犯罪這件事,什么才是造成他們內心秩序缺失的主要原因呢?

其實,從教育的角度可以緩解這個問題。

孔子早在千年之前就曾給過我們答案——“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

不懂得如何教化孩子,而一昧禁絕,是為虐待者。

不花時間和心思與孩子溝通,而只求成績,是為暴徒。

孩子童年時,對其忽視懈怠,長大后卻臨時抱佛腳,急于求成,是為賊人。

鮑某事件水落石出,但這場法治公開課卻意義深遠——在這類反轉案件中,網絡輿論幾乎都扮演了“毀滅性”的角色。

其實,網絡只是工具,最根本的還是對法律的漠視甚至無知。

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在互聯網語境下,我們既可能是受害者,也可能是施暴者。

敬畏人性,敬畏秩序,敬畏法律,這是每個人的必修課。

作者丨鯉魚姑娘

校對丨鯉魚姑娘

排版、審核丨老斑鳩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我們,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 ?
白丝老师长筒袜好紧好爽嗯,最刺激的长篇乱惀小说,ass中国少妇裸体欣赏pics,中国性欧美videofree精品